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八卦 > 正文

鄭爽開啟另一種狀態:我希望能帶給人能量

時間:2019-07-09 22:56:22 來源:本站 閱讀:3812610次

從2009年《一起來看流星雨》開機算起,到今年,鄭爽入行已經有十個年頭了。她告訴我們演員這份職業比大家想象的枯燥很多,兩點一線的劇組生活其實讓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不少色彩,就連雙皮奶她都是在采訪前幾天第一次吃到的。在這十年間,鄭爽不斷積累,希望可以選擇一種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只是現在還需要“再努力一些”。

我們在這次采訪中看到了一個更加自信、更加坦誠,但依舊倔強、依舊堅持自我的鄭爽。也許用“成長”來形容她的這種變與不變更為恰當,十年間的積累和經歷賦予了她這樣的成長,而鄭爽如今也在努力尋找生活的色彩,期待她的“下一段路程”。

采寫_本刊記者 陸茜 錄音整理_實習生 朱雯怡

新綜藝回憶成長經歷

“我很愿意聽爸爸媽媽的話”

見到鄭爽是在綜藝節目《我們長大了》的錄制現場,這是中國首檔原生家庭二胎成長觀察真人秀,她作為飛行成長觀察員坐在演播室里,觀察四對手足的相處片段。這起初是讓人感到疑惑的:作為獨生子女的鄭爽似乎與這檔二胎節目“八竿子打不著”?要知道同為成長觀察團的馬天宇和傅菁都是帶著姐姐一起來的。魏大勛是嘉賓中另一名獨生子女,他準確地給自己定位“為節目提供獨生子女的觀察視角”,而鄭爽來的目的似乎和他不盡相同。“取取經”是她給出的答案,“我現在的年齡也不小了,想積累一些這方面的經驗”。在第一期節目中,鄭爽就曾大方表示自己未來想生三個小孩,還有了一個稍顯具體的想象,“要是能生一對龍鳳胎那是最好的”。

鄭爽在最開始就表達出自己對于孩子們的本能反應和純真心態的羨慕,她覺得這樣的孩童心性在成年人的世界是十分難得的。事實上,她在節目中也發表了不少自己對于孩子成長的看法,像是在看到東北雙胞胎家庭的大毛和二毛性格截然不同時,會想到“小孩子都不愿意模仿別人”,兩姐妹可能都想在媽媽面前“刷存在感”;在觀察新博和佳昕兄妹的相處模式時,會指出“直男哥哥”對妹妹太兇了,“打一下應該給一個甜棗”;在討論到自己對未來孩子的期待時,鄭爽希望以后的兒子能成為懂得照顧女生、讓人可以依靠的男孩子。她認為孩子的性格會映射出父母的相處模式和價值觀,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當了母親,鄭爽想讓孩子在一個“有愛的環境”下“自由自在地成長”。

有表達,有暢想,同時也有一些感同身受。節目中的新博佳昕兄妹和父母一起移居到杭州生活,重新適應環境對年紀尚小的兄妹倆來說并不容易。這讓鄭爽想起了自己12歲時獨自一人到成都求學的經歷,那會逢年過節為了省下機票錢而放棄回家,和學校里僅剩的幾個同學留在宿舍,一起練功,一起講鬼故事。她現在回憶起來,覺得當時的自己可能會有些孤獨,但還是自豪于自己的成長,懂得為父母分擔經濟壓力。鄭爽說,媽媽現在倒有些后悔了,覺得“那時候就應該想開一點”,她隨后又補充道,“當時真的是精打細算地過日子,他們就是想把省下來的錢為我以后做準備用。比如說我要上大學,或者是接受更好的教育,(那)就都會攢著,怕我會用得到。”

鄭爽自認小時候算是個懂事的孩子,“我很愿意聽爸爸媽媽的話”,父母為她建立起了“先苦后甜”的世界觀,“其實不光辛苦的是我,我覺得爸爸媽媽更辛苦。”她到現在還記得小時候媽媽騎著自行車載著她去上興趣班,學習藝術的花費對于一個普通家庭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所以她從小就很理解父母的用心良苦,她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奮斗,“我不想讓爸爸媽媽以后還這么辛苦。”在鄭爽看來,自己今天所獲得的喜愛和所擁有的一切離不開父母對她的教育,“我今天擁有的可能比一般同齡的孩子要多很多,我覺得(這)里有爸爸媽媽教育成功的地方。”

《我們長大了》中曾經討論過關于人生排序的問題,鄭爽當時沒有正面回答,當再次被問及時,她告訴我們“其實我會把姥姥放在第一位,我的外婆。因為從小跟她感情也很深厚,是她從小把我帶大的。”鄭爽將父母排在第二位,接下來的順位則是男友的父母和男友。她習慣將長輩放在前列,“因為我覺得有的時候年長的人更需要被照顧。”作為“過來人”,有的時候長輩給出的建議,可以幫助緩解她的很多壓力。

入行第十年

“要再努力一些,再開啟下一段路程”

鄭爽是最近才第一次吃到雙皮奶的,就在采訪前幾天。一個在普通人眼中稀松平常的甜品,對一名藝人來說卻是初次品嘗到的美味,這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她直言演員這份職業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鮮亮麗,兩點一線的劇組生活其實非常枯燥,“每天不是在去劇組的路上就是在劇組,私下里也不會去做任何(其他)事情了,也不會去吃好吃的。”確實如此,入行的前幾年,鄭爽幾乎每年都保持著平均3-4部作品的產量,最夸張的是2014年,算上客串,她在一年內出演了6部電視劇,這種“勞模”狀態一直持續到前兩年才有所改變。鄭爽應當是對之前的生活狀態有所遺憾的,“其實我的人生少了很多色彩,還比不上一般人。”密集且高強度的工作,讓她無暇顧及自己的生活,她認為“以前有點愧對自己”。

很難想象,28歲的鄭爽已經是個有十年從藝經歷的演藝圈前輩了。起初,成為演員也許是完成父母的期待,也許是從小學習藝術的順理成章,也許是18歲就被導演選中的幸運。鄭爽坦言自己當時“并沒有那么多遙遠的夢想”,選擇這條路更多的是“現實原因”。而現在鄭爽對于演員這份職業有了更多更深刻的看法,“我不知道別人對于演員這個行業怎么看,但我覺得演員真的是一個很辛苦的行業。不管你是大明星也好,還是剛剛入行的也好,大家都需要一個非常強大的內心。因為有的時候可能你對這部戲寄予了很大希望,但播出來并沒有火。但是拍戲的整個過程(你會付出很多),可能就睡兩三個小時,第二天還有一整天的戲,再加上背臺詞(的時間),真的是非常考驗人的。我會永遠非常尊重這個行業里的每一個人,因為真的每個人都很不容易。”

“這十年來你認為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么?”

鄭爽的第一反應是“經濟獨立”,這是她最直接也最真實的想法,正如她在《我們長大了》中提到的,成名前最大的愿望是“逛超市不看價格”。經濟獨立對鄭爽的意義不僅于此,因為這樣就能有資本去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了,“我可以開啟下一段的路程了,我可以去創造自己的人生了。”鄭爽一直信奉“先苦后甜”,對于曾經“遺失”的生活,她也盡可能地想要彌補,“該享受的時候我會再慢慢回報給自己的。”但究竟要尋找哪一種生活狀態,鄭爽還沒有考慮好,“我自己還沒有創造出來,我也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子,也描述不出來。”暫時能夠確定的只有陽光和沙灘,這是她憧憬里的兩個意象,“我希望大家想到這個人,就會有一種很陽光的感覺。”

然而,“開啟另一種狀態”并沒有說起來那么簡單,在鄭爽看來,現在想要實現上述的期待和想象,還是差了一點,十年的積累也許還不夠,“要再努力一些,再開啟下一段路程。”

更自信、更坦誠

“我現在可以接受大家的不喜歡”

鄭爽變了。這是她今年第一次公開亮相后,許多媒體同行對她的評價。其實即使沒有這次聊天,我們也能明顯感受到這種變化:相較于過去,她在近期的采訪中更加開朗,也更加健談;當大家討論她在新劇中的演技時,她會大方回應被導演夸“演技炸裂”,“我有點心虛”;在綜藝節目中也會積極坦率地發言,分享自己的看法和經歷,還有和好友馬天宇的“互懟”,都能讓人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鄭爽。鄭爽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變化,她過去總是有很多顧忌,“害怕媒體嫌我不好,害怕自己講沒講對、講沒講錯,就是會害怕大家對我的評價。”鄭爽評價自己之前“活得有些壓抑”。現在的她逐漸明白“自己更重要”,更加敢于表達自我,“(如果)大家不喜歡,對于我來說是OK的,我可以接受。”但這要是換在以前,她會覺得是自己做錯了,會責怪自己。鄭爽分析這個變化的轉折點也許來自于新的戀愛,這讓自己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覺”。

越來越“接地氣”也被看作是鄭爽近兩年的變化之一。她的第一支Vlog就是和表弟踩著煎餅車在街邊擺攤賣煎餅;機場街拍中的她,一貫以素顏出鏡;就連新劇開播發布會,她也以一身便裝出席。鄭爽說,自己現在已經不太在乎這些外在的東西了,前幾年還會買一些大牌,現在覺得四五十塊的帆布鞋也夠穿,還調侃自己“越來越會過日子了”。鄭爽并不是享受關注的那類人,她懶于在打扮自己上花費時間,她自評“不屬于長得好看的類型,只是沒什么攻擊性、看著順眼的類型”,所以過多地打扮反而會讓她感覺到壓力,日常簡單的搭配更加適合自己。

鄭爽對自己定位一直是個“普通人”,沒什么特別,所以不必太過引人注目,“不管是明星或什么,都跟老百姓一樣每天過著自己的日子,只不過我們的工作是來演繹另外一個人生而已,但生活其實大家都是一樣的。”大眾過去常常會給鄭爽貼上類似于“90后”“偶像演員”的標簽,她卻認為自己“一直都沒在這些榜單里”。這個想法來自于她對“和別人比較”的“逃避”,“我會覺得自己永遠都比不上誰,很怕自己進入到這樣的一個狀態。”直到現在也是,她很少拍雜志,也是為了避免被列入“比較名單”。如果一定要給自己貼上一個標簽,鄭爽覺得,“大家喜歡我、支持我,就是對我最好的標簽了”。

我們在這次采訪中看到了一個更加自信、更加坦誠,但依舊倔強、依舊堅持自我的鄭爽。也許用“成長”來形容她的這種變與不變更為恰當,十年間的積累和經歷賦予了她這樣的成長,而鄭爽如今也在努力尋找生活的色彩,期待她的“下一段路程”。

南都娛樂×鄭爽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

就會有一種放心的感覺”

如果未來當了媽媽……

“有小寶寶是一種幸福的煩惱”

南都娛樂:怎么會想參加一檔二胎觀察類真人秀?

鄭爽:因為我現在的年齡也不小了,然后自己也非常喜歡小孩,就很想積累一些這方面的經驗。

南都娛樂:之前聽到其他媒體采訪你時,你也說了,想來取取經。整個錄制下來感受如何?有學到什么嗎?

鄭爽:我現在就只錄了兩期,會覺得有小寶寶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雖然有的時候要分很多心,或者是要花很多心思在小孩身上,但還是會覺得這是一種甜蜜的煩惱。

南都娛樂:自己現在已經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是嗎?

鄭爽:會。

南都娛樂:因為你在節目里也說,想生三個小孩,這個數字是怎么得出的?

鄭爽:因為我特別喜歡一個美劇叫《摩登家庭》,然后里面就是三個孩子,我就覺得很好,對。

南都娛樂:生三個的話有考慮過他們的性別嗎?比如說先生一個兒子將來照顧一下妹妹之類的?。

鄭爽:都行,這個就順其自然,沒有想過生男生女的問題。

南都娛樂:現在觀察下來,如果未來你當了媽媽,會希望跟自己小孩的相處模式,更偏向節目里哪一組家庭?

鄭爽:其實我覺得每一家的相處(方式)都不一樣,然后小孩本身肯定會映射爸爸媽媽的相處模式,或者是他們的世界觀。其實我能給小孩最大的保護是那種,比如說我不讓他磕著啊,我會注意家里這些設施,不讓他肉體上受傷。但是我希望他在心里面還是在一個比較有愛的環境下面,(即使他)有時候會接觸到外面的打擊也好,或者是說接觸到社會也好,(那么)就讓他自由地成長。具體說是哪一個的話,我覺得每一個家庭都會參照一些模式。

南都娛樂:你看了節目之后,會不會說,我還挺羨慕,也想要一個兄弟姐妹?

鄭爽:我自己其實不會花精力想那些不太現實的事。但是我小的時候,我一直想到說,我要是孤兒就好了,就沒有爸爸媽媽的那種,這是我真實的想法。

南都娛樂:為什么?

鄭爽:因為有的時候我會覺得有爸爸媽媽在就會有壓力。你有的時候本來就不想成為第一第二名或者是前幾名,但是有爸爸媽媽的動力在,你覺得好像自己不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對不起所有的人一樣。所以有的時候突然就會想說,我要是一個沒有人管的人就好了,那樣子就可以自由自在了,就會有這樣的想法。

南都娛樂:現在這個想法有改變嗎?

鄭爽:我覺得這個不太現實,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南都娛樂:作為獨生子女,你在成長過程中會不會覺得一個人挺孤獨的?可能你小時候就在家里一個人玩。

鄭爽:我會覺得其實孤獨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心里的那種感覺,我覺得有的時候自己總會覺得沒有安全感,或者說有的時候太強迫自己,就是一定要好、一定要優秀、一定要對得起所有人,這種想法會在我腦子里很深刻。因為我覺得大家把焦點都放在你一個人的身上,而不是說有一個兄弟姐妹可以替你一起分擔,比如說你學習不好,我學習就可以不好了。有的時候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我也會覺得累,所以覺得如果要有一個兄弟姐妹可能會好一些吧。

南都娛樂:這種壓力,你是到什么時候才可能緩解一些,負擔沒有這么重了?

鄭爽:我覺得隨著年齡的增長,就像我以后有自己的家庭,爸爸媽媽肯定把注意力就不放在我身上,放在孩子身上。所以我覺得隨著年齡增長就好了。

南都娛樂:那如果有了小孩,你會交給父母帶嗎?

鄭爽:會,因為我覺得爸爸媽媽肯定會喜歡的。

南都娛樂:這次節目嘉賓還有馬天宇,和好朋友錄節目下來是什么感受?

鄭爽:我覺得馬天宇如果他自己有孩子,作為他的小寶寶也會非常幸福的。因為我還蠻喜歡他對待孩子的方式,就是不想給孩子很多壓力,也讓他自由自在的,不用背負太多那種“你一定要照顧妹妹”之類的東西,感覺他帶孩子會相對輕松一些。

南都娛樂:對,之前在別的綜藝里,他也是挺會帶孩子的。

鄭爽:對,而且我記得上次錄節目的時候,他每次都會把答案答對,其實很了解小孩的感覺。

制作M77的初衷

“我想成為一個

真正為人設身處地著想的人”

南都娛樂:你做了一個和粉絲互動的軟件,M77,但其實這可不可以說是你把自己和粉絲圈在了一個小圈子里?

鄭爽:也沒有說小圈子,因為注冊是不限量的嘛,就越多人進來越好,我當然開心了。

南都娛樂:做這個軟件的初衷是什么?

鄭爽:因為我覺得社會上并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優秀的,有很多人喜歡我并不是因為我優秀,而正是因為我不優秀,所以大家才會關注我。我覺得我身上有很多的缺點,有的時候我會認為我慢慢變火并不是因為我的影視作品演得有多么出色,反而是因為有的時候談戀愛失敗或者我又怎么樣了,就要上一些熱搜。所以我會覺得其實社會上每個人都很缺乏安全感,或者是說怕自己變得不優秀,所以很多人會關注我,覺得我是一個有流量的人,正是因為不優秀的這一點,而不是因為優秀。所以我覺得每個人都會有內心脆弱的時候,所以想創建一種軟件讓大家都會看到彼此,都會有力量,有一種正能量的感覺。

南都娛樂:現在怎么看待上熱搜這件事?

鄭爽:我覺得新浪的主管可能是我粉絲哈哈哈(笑)。

南都娛樂:你希望未來的鄭爽在觀眾眼里是一個怎么樣的形象,或者是你自己想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

鄭爽:雖然我不是什么學心理學的人,但是我會希望大家看到我就會有一種放心的感覺。就是他們會把(無論)什么事情,開心不開心的,都告訴我,他們有一些負能量給我,我有可能會消化掉,我會給他們能量,我希望能成為這種人。因為我真的在無數時候,都希望有一個這樣的大哥或者大姐伸出這樣的援手來幫助我渡過這樣的難關。我真的有無數次希望有人能給我溫暖,來問我現在好不好,或是能幫我一下。因為真的有無數次那種時候,所以想成為這樣的人。

南都娛樂:無數次的那種時候,可不可以舉一個例子?

鄭爽:比如說有的時候這個活動我不太想參加,然后可能整個化的妝容我也不喜歡,那我就好想跟人說,我拿這個獎的意義是什么?我能不能換一個妝容?以前因為有的時候不太善于溝通,也不太敢跟人說我不喜歡,好像覺得自己是沒有資格的。(那個時候)就希望有一個人跟我說,其實這件事情你是可以自己去說的,或者是你說出來是沒有問題的。但我有的時候真的很害怕跟人說,好像我在提要求一樣。

南都娛樂:現在能達到覺得“我可以自己做主”的狀態了嗎?

鄭爽:現在我經紀人(是)張恒,我要有什么地方覺得不好,我就會跟他講,或者是我在真的很累的時候我會跟他講,他不會覺得我是在耍任性或者怎么樣,他會覺得我真的是累了。因為有的時候我真的是累了,我休息一下,他不會覺得我過分。但換在以前的話,大家就會覺得演員就應該每天拍戲然后怎么樣,你好像提多了要求,大家會覺得你矯情。哪怕別人沒有這樣說,但他們會給你那樣的感覺,就是在嫌棄你的感覺,而不是說支持你休息一下,支持你把狀態調整一下(會)更好。(那時候)突然就會讓自己覺得,我以后再也不想提這樣的要求了,再也不想講第二次。我覺得張恒是一個可以讓人變溫暖的人,所以不管是(什么情況下),我都會想成為一個真正為人設身處地想的人。

南都娛樂:下半年還有什么工作計劃?

鄭爽:下面就是錄完這個節目(《我們長大了》)的話,可能會參加一個關于戀愛的綜藝節目。然后其他的暫時都沒有什么特別大的考慮了,因為我是覺得拍完這部戲也都8月份的樣子了,錄完節目也就差不多到9月了,其實也馬上就要到年底了。

南都娛樂:對,打算休息了?

鄭爽:是那么想的了。

南都娛樂:現階段有沒有給自己定一個短期內要實現的目標?

鄭爽:那就是希望自己的注冊用戶可以變多。

南都娛樂:現在有多少了?

鄭爽:現在沒幾萬人,真的沒幾萬人,因為我們6月1日剛上線,沒有做什么宣傳的,因為有的時候我們對自己技術方面也會內心彷徨,它到底好還是不好,也會覺得現在還沒有到正式鋪開宣傳的時候。

南都娛樂:現在等于是自己創業了,這個感受肯定是很新鮮的?

鄭爽:但其實特別有壓力,因為我們那個時候把張恒一些在國外的同學請回來了,他們在那邊的生活真的非常好,也非常受重視。把他們請回國來創業,如果做得不好的話,真的會覺得把別人的整個人生都耽誤了,所以創業真的會很有壓力。

摘要:億酷棋牌世界,億陽信通,什么值得買,高清mp4吧,高溫導熱油,高溫箱式電阻爐
頂一下
踩一下
TAGS標簽:億酷棋牌世界,億陽信通,什么值得買,高清mp4吧,高溫導熱油,高溫箱式電阻爐